来自 心境 2019-05-15 14:36 的文章

柳正梅:用平和的心境对视世界

书法是安静的,书法也是澎湃的。书法创作是个体完成的艺术,它需要个人的积淀,这种积淀既要有书写者长期传统的技法训练、水墨感觉的自我掌控、章法构成的自然营造,甚至,最后那一枚红色印章的钤盖位置,均需要做到

书法是安静的,书法也是澎湃的。

书法创作是个体完成的艺术,它需要个人的积淀,这种积淀既要有书写者长期传统的技法训练、水墨感觉的自我掌控、章法构成的自然营造,甚至,最后那一枚红色印章的钤盖位置,均需要做到极其考究和精到,这绝不是挑剔,它是认真是执着是坚守是到位,故此,书法创作的过程,是一个创作者综合水准的完整体现,是厚积而薄发,是技法的表现,也是情感的抒发和张扬。

柳正梅:用平和的心境对视世界

柳正梅的书法是安静的,一如她的生活,每日临池,出入魏晋唐宋;每日画画,画些山山水水、花花草草,山水中见“四王”,花草中见“吴恽”。

临池是她的日课,每每书友同道小聚,她均会取出随身携带的iPad,与同道们一起欣赏她近期的书作与画作,谦虚地请同道们品评,一如学生般地认真与专注,因了她的勤奋,有书有画,作品多多,这样,往往增添了聚会的谈资,大家亦颇为受益。

荣格说:性格决定命运。

这位从古楚淮安走来的书家,年少时即画得一手好画:“我十二三岁时画过好多黛玉葬花、宝钗扑蝶、嫦娥奔月,现在闭着眼睛都能画仕女图。”钟情书画多年的她,步入金陵后,得名师黄惇、张友宪等面授,更是书艺画艺大进,并从两位名师处学得习书习画当从古人佳作中吸取营养的要义。

柳正梅:用平和的心境对视世界

《山水小品》

那么,柳正梅取法元之赵吴兴与明之董香光即是自然而然的选择。赵之真书,在唐楷严谨法度下掺以行书笔意,俊美灵秀,匀称优雅。行书又能深入“二王”堂奥不为其所囿,复古亦善出古,小楷精妙,潇洒的书写中见“中和”之美。董其昌天才俊逸,善将绘画的用笔用墨融于书法,其书画均臻妙境。在广泛地学习古人名碑名帖和在两位先贤佳作中吸取营养的基础上,形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柳正梅的书法模样。

柳正梅:用平和的心境对视世界

《翠影笼烟树》 扇面山水

不能不说的是,书画同源。早年以设计为业的她,有着与生俱来的书画禀赋,写得好画得像,对形象色彩敏感过人,这没办法,她就强在这儿!多年前,她的爱女张元的第一册随笔集《心怡纸墨间》出版,此书从装帧设计到插图均出自这位书画家母亲之手,成书一出,让众人眼前一亮!很专业。我认为,这位母亲将最擅长也是最乐意付出的拿了出来,那是她送给孩子最好的礼物!也是留给孩子一段最美好的青春记忆。

中国书画与其说是笔墨氤氲的镜象,倒不如说它是书画家心灵的枝蔓与延长。

柳正梅通过经年临池的积累,用一支柔毫,在纸墨间将心灵的感悟尽情地表达了出来。她浸淫于魏晋,取法于宋元,得益于董赵。对书法的投入、执着与热爱,亦是我所见所遇者中为数不多的一位。她的投入是自觉和发自内心的,毫无半点功利之心,在这满眼功利的世界,尤为显得珍贵!她会为一根线条的浓淡、枯湿、节奏的微妙变化反复实践,甚至如初学者般做重复的训练,其目的无他,只为那一根有质量的线条!通过长期不断地略有些西西弗斯般的重复,我们看到了她如今的书法呈现:严谨的书风、规范的技法、悠悠的古意、中和的格调与不激不厉的雍容。

柳正梅:用平和的心境对视世界

《石涛题记一则》 行书

这般书风的释放,正与她善良、包容、质朴、敬业的性格相应,故而,在她的书法中,本真、至淳的风格自然溢出。

书法之道,是需要内外兼修的一门艺术。柳正梅一直在不断地为自己补充养分,闲暇时,学习中国古代诗词,亦常出佳词妙句;学习京剧,老声唱来亦颇得意韵。这些看似与书法无关而实则有关的文学艺术为她的创作带来了无穷的底气。

柳正梅:用平和的心境对视世界

《山水小品》

她的爱女曾有一篇写妈妈的短文《最熟悉的人》,文中写道:“她的字很淡雅,像君子兰那般,不卑不亢、淡泊名利地存在着。”